主页 > 网络 >

官方透露三中全会改革文件没有总理李克强参与起草 引发对习李新

  2013-11-07_Chine_Xi-Jinping2013-11-07_Chine_Xi-Jinping

  中国官方罕见透露高层深化经济改革文件内部情况,表明中国二号人物总理李克强并没有参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一重要文件的讨论起草,媒体猜测习近平有毛泽东大权独揽的风范,并怀疑习李新体制是否真正存在。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刚于这个星期二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是指导未来9年内地经济发展最重要文件之一,但起草文件小组中,总书记习近平任组长,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及常务副总理张高丽任副组长,主掌经济的总理李克强在起草小组内却没有任何角色。

  据新华社昨引述习近平说:「中央政治局今年4月经过深入思考和研究、广泛听取党内外各方面意见,决定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问题并作出决定……议题确定后,中央政治局决定成立文件起草组,由我担任组长,刘云山、张高丽同志为副组长,相关部门负责同志、部分省市领导同志参加,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下进行全会决定起草工作。」

  今天出版的明报分析,排斥李克强在三中全会文件作用的这一做法,与往届有很大不同。比如2003年10月中举行的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当时刚上台的总书记胡锦涛代表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作报告,其后由当时总理温家宝就《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作说明。温家宝当时亦任《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写作小组组长。

  该报评论说,由于此次全面深化改革,是以经济体制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重点,自从朱鎔基1998年出任总理以来,包括其继任人温家宝在内,一直是由总理主掌经济事务及经济改革,此番李克强没有参与这么重要的纲领性文件起草工作,引起外界猜疑,他会否连手上仅有的经济大权亦已旁落?

  去年底中共十八大以来,总书记习近平除了掌握党、政、军大权,极可能统领新组建的两个超级机构,即国家安全委员会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小姐,独揽五权。

  北京独立政治学者、资深记者高瑜接受采访表示,由于《决定》的重点在於经济体制改革,按理应该总理是领导小组的组长,下面再来一个写作班子什麼的。但是现在不仅没有总理,还来了一个管宣传的刘云山当副组长,那就很奇怪了。

  高瑜还评论说,现在习近平做法跟毛泽东很相像,可能反映了习在仿效毛的作风:大权独揽,说一不二。

  北京另一位独立学者陈子明也分析说:由张高丽代替李克强,是习近平把权力都集中到自己手里的一种表示。

  不过,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虽然李克强没有参加此次三中《决定》写作小组,但并不一定意味着他就没有机会担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小组的副组长。他强调必须密切关注李克强未来的动向。

  也有评论分析认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正在着手推动党政企分家,因此,不应当认为总理李克强没参与18届三中全会有关决定的起草工作有问题,李克强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不可能不参加三中全会文件的讨论与决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张文中

  被视为关系到未来十年中国发展走向的中共18届三中全会,于本周二闭幕,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中共三中全会的分析评论。

  美国《星岛日报》的社论称:“邓小平在一九七八年的三中全会,推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江泽民在一九九三年的三中全会,推中国入世 贸,进入市场经济全球化轨道。习李这届三中全会,直接触及政治体制改革。‘开弓没有回头箭’,北京能否将政府权力管理人民转变到放权服务民众,大陆改革能 否从此进入法治轨道,直接关乎公平正义社会的愿景会否半途而废。因此,北京的改革后着,值得格外关注。”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习李体制依然强调走社会主义道路,不会触及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只继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通过行政执法体制的深改,遏制 官员的权力寻租,减少社会的不公义。”“当前中国政治体制的严重弊端,在于权力缺乏制度的适当制衡。权贵对于任何损害其既得利益的改革,势将负隅顽抗;但 中产则对停留于经济层面的改革无法满足,要求民主的呼声势将日趋响亮。深化改革的阻力不仅来自贪官污吏、奸商暴富,也来自政府内部对各自利益的抱守。三中 全会拟定的改革,是要政府向市场下放权力,这无异于要求权贵往自己身上割肉交出,过程中有几许阳奉阴违,实在难以估量。”

  台湾《联合报》的社论称: “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闭幕,内外舆论给了一个‘政左经右’的总结。”“‘经右’或许无错。 ”“但‘政左’却不太说得通。”“客观而论,所谓‘政左经右’,说的只是‘强化政治专制/促进经济发展’;这比较接近‘法西斯主义’,而绝不是什么马克思 主义或毛泽东思想。”“台湾和南韩皆曾是‘专制红利’的成功模式;以中国问题之重大,若思以专制政治来带动经济发展,或亦有其合理性,何况三十余年来已有 举世公认的可观的实绩。但是,此种‘政左经右’其实不是‘左’,却是一种‘极右派’的法西斯式政治,而绝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或毛泽东思想。” “这么左与永远的左,或许是中共的梦,但中国梦是什么?”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社论称:“在社会矛盾激化、官民冲突频生之际,当局选择的不是走向民主、法治之路,而是强化国家权力、领导人权力,成立 一个仿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机构,让人看到的却是早已垮台的苏共的思维,让人担心的是近期意识形态整肃运动只是开启红色恐怖的大幕。”“对于习近平来 说,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立应有双重意义。一是仿效普京,实施强人政治、高压政治。”“二是在中共高层权斗中占据优势。习近平目前虽包揽党政军最高职务,包 括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但实际权力仍受制于前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受制于各大权贵集团,并未像邓小平、江泽民一样受封为中共‘领导核 心’,具有一言九鼎的地位。透过国安会这一跨越党政军的权力机构,习近平有机会真正掌权。” 香港《明报》署名孙嘉业的评论称: “今次三中全会显示出的最大特点,就是习近平个人权威的大力强化。”“国安委和改革领导小组这两个机构,在中共历史上都属首创,是党章和宪法上都没有的, 这两个机构的共同特点就是凌驾于现有体制。”“本来中共已有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是中央外事领导小组的一体两面,两个招牌一套人马,组长都是习近平兼 任。应对战争本有中央军委,对内维稳则有中央政法委,现在设立一个国安委,未来外交、军队、治安、情报大权将汇集于此,绕过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习近平个 人的权力将空前强大。国安委的设想,始于江泽民时代,但以江的强势,都无法推动,现在成事,显示‘习核心’已隐然成形。” “由于他上台后对军权的掌控力度亦超前任,习近平已成为邓小平之后中国最具实权的一代领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彭浩翔

  數天前在上海拍攝新片。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回去寫了條微博︰

  「今晚在上海東安路拍一場演員騎單車的戲,拍的過程中女主角帽子被風吹脫,有兩個旁觀拍戲的途人,見狀馬上衝出馬路,拾走帽子,待我們機器車調頭回來,那 兩人已經拿帽跑掉。這帽子連了前後的戲,服裝部就只有一頂。也許你覺得這是好玩,也許你認為拿到紀念品是爽了,但你讓我們整晚的戲沒法拍下去……」

  發這微博時,我確實沒想太多,只是純粹的感觸,但竟惹來網民一整晚在我微博爭拗。雖然我不認為這類網絡爭拗有多大意義,但還是凤凰彩票平台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大可作為一個切片式認識部份當代中國人民思維的機會。

  微博爭辯不休

  在我發了這條微博後,有許多周迅和黃曉明的上海影迷驚訝,原來就在他們家附近拍戲,希望馬上趕過來看一下;也有不少是譴責那兩位缺德者;但同時間,卻出現了另一種見解。

  「途人錯了。劇組的服裝部門及領導部門也錯了。」

  「責罵他人之前應該先反省自己有沒有錯。這樣,責罵他人的力量才會更強大!另外,外在因素人是永遠沒法控制得到,只要換換角度想事情,你會探索方法總比問題多。我一直是這樣做的~」

  「雖然很喜歡彭浩翔仍然得說一句,掙着大陸老百姓的錢,還成天罵大陸百姓,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厚道?要是真有意見你學學第六代,雖然罵中國人但是掙得歐洲人 的錢。雖然說這兩路人忒不厚道但是成天罵大陸的你應該有預案吧?路人撿走了現場製片幹嘛去了?當婊子不立牌坊念完經不打和尚吃完……」

  這些已是語氣比較平和的批評,當然有些好像「看不起大陸人就趕緊滾回英國老家去」之類的就更不用提了。

  其實每個地方也有缺德的人(當然,缺德者佔的總人口比例,每個地方也有差異),我好奇的是,為甚麼每當香港人譴責一件發生在內地的缺德事情時,總會惹來如 此多的憤怒?我不認為這種憤怒,全都是來自於那些所謂「網絡五毛黨」,有些人是真心對我這條微博感不滿。身邊的助理們常叫我不要理會他們(對她們來說,還 有很多正事等着我去做,所以她們希望我趕緊把事情弄好,好讓她們早點回家)。但我更關心的是,作為香港人,我們必須要仔細去研究一下,它的主要成因,這樣 我們才能了解內地同胞的思考模式。

  客觀描述惹禍

  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地方,部份人是針對我劈頭就說在上 海東安路,他們認為這微博,就是香港人對內地人的一個地域歧視的證明。但問題是,很多網民都搞錯了這種所謂地域歧視的概念,他們凤凰彩票网站認為只要人家提到某個地 方,就是代表在攻擊整個地方的人。但要是我在倫敦被人拿走了銀包,我在網絡上一樣會說在倫敦被偷,我想所有倫敦的市民,甚至整個英國,都不會有人認為這句 話是在攻擊他們,因為這只是個客觀描述。

  我確實在上海東安路上,被兩名途人拿走了我掉下來的道具,這個描述甚為客觀,所以我不明白為甚麼要顧及所謂群眾情緒,而要姑隱地名。雖然在這微博發出後, 也有不少人(有理由相信,可能是上海人)提出,這肯定是從外省來到上海的盲流之行為,於是又引起了另一番上海人對外省人的歧視,和外省人的反擊,但因為我 不在現場,不知道這兩人的膚色、種族、國籍或省籍(其實即使在場,我也未必能確定是否外省人),所以也不能參與任何討論,但這亦見證了,其實地域歧視也不 一定只針對香港和內地同胞之間的。

  我對於這個拾走帽子的事情,雖然惡心,也譴責,但不感奇怪,因為每個地方都有瘋狂粉絲,每個地方都有不尊重他人工作的人。但我感到驚訝的,是這段中性描述 文字,會引來這麼多人的批評。一般持有的論點主要有兩個︰一是導演故意煽動地域歧視的情緒,對內地同胞早有不滿,想透過這微博發洩出來;二是導演不能只怪 責拾帽子的人,拾帽子固然不對,但你們自己也沒有準備好備用的東西,所以也別一味指摘他人。

  被劫責任自負

  關 於第一點,前面已說過,沒必要因為我是香港人,就要去隱藏這事情,難道每次都要說成「在A城被某某……」這樣嗎?每次在內地我去譴責一件事情時,同胞都會 同仇敵愾。要是你自己在上海被偷了東西,你也會喊打對方,但為甚麼外來人一發出不滿,你就馬上全身豎起尖刺,然後為這本來你自家都會譴責的缺德行為去爭辯 護航?這個我從不理解。我在香港做電台主持時,天天譴責着香港不公不平的事情,我不攻擊地域,只攻擊賤人,為甚麼你只不過跟一個賤人生活在同一地方,就得 急不及待馬上站到他那邊呢?這不是熱愛那地方應有的表現。

  第二點更讓我不解,好像在中國發生甚麼事情,都該各自檢討,然後以每人各打五十大板收場。有人問,為甚麼道具不準備多一個備份?當然,在完美世界裏的完美 劇組,每個事情都最好有一個以上的備份。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每個製作成本都有限,不可能在每一個環節上都有一個備用。我必須要說一下,我的劇組都相當優 秀,在我想好造型後,一般來說,他們都會準備許多不同的服飾讓我去挑,可是他們不可能在十多款服飾或帽子上,都作一個備份,這樣會把資源分得太散,所以有 些時候在我選定了服飾後,就自然只有一個,尤其是出埠拍攝,不少東西可能是在香港或某些特定地方買的,不是三時五刻可以即晚就找到同樣的款式,那怕是相近 的也可能不好找。所以提出為甚麼沒多一個備份的,都是一種不專業和何不食肉糜的天真。

  而更重要是,劇組有沒有備份,到底跟這個有甚麼關係呢?要是我拍到一半,自己把帽子弄破或弄髒了,沒有備份而拍不下去,這個我自己承受;但現在是人為因 素,彷彿我有備份,就能減輕偷帽賊之罪行。要是你帶着一張一百元鈔票上街,不小心被風吹到地上,被別人立即搶去,你在怪責那個人的同時,你會否想︰「唉, 要是這一百元對我這麼重要,首先我就不應該讓它意外地被風吹到地上;另外,我也應該多帶一百元上街,作為這一百元的備用。所以我也有不對。」

  坦白說,我不大相信有人會有這樣的思考模式,所以我回覆了其中一個持這種觀點的網友︰「所以被搶劫和被強暴的人,自己也有責任?」於是又惹來一大堆反駁︰「拍戲又點同真實情況比呢?」

  這個就更奇怪了,好像大家都認為電影世界裏的人並不存在於現實一樣。事實是,雖然我製造了一個虛擬世界,但不代表我現實中不用付房租,不用吃飯,不用拉屎。為甚麼現實與拍電影之過程,道德觀和價值觀會有差異呢?而更重要的,為甚麼許多人真認為這個差異是應該存在?

  挑起地域仇恨

  我本來不想認真討論,但還是想為這種網絡誤解說一下,於是就隨便押個韻去回應︰「所以搶劫你就死全家,搶了劇組道具就大家誇?」這是一句粵語押韻 句,當然一發出來,又引起了許多國語網民的歧義,說我動輒就罵人死全家(大家看成我是在罵對方「你就死全家」),是沒有素質的行為。

  另外有一種更奇怪的,就是馬上掏出上次《變形金剛4》(Transformers 4)導演Michael Bay(米高比爾)在香港被勒索保護費一事,說你們香港也不過如此。我真的搞不懂,他們到底是存心在挑地域仇恨,還是真的弱智?香港發生黑幫收陀地費時, 我們也有齊聲譴責,我不會包庇這種事情的,好不好?為甚麼你會覺得提出這事情,就能反駁得了搶帽子這行為?所以你認為我在上海只是被搶了帽子,我應該感到 慶幸?應該感恩?或是比Michael Bay走運了?

  有時候故意謾罵,我會選擇直接忽略,但看到一些好像真的在說道理的小女生時,我還是有點於心不忍。有個女生平心靜氣回應︰「拿帽子的肯定不對,但服裝部當 初弄個兩頂不成麼,我們搞活動的也都有Plan B啊,你選演員還有備用人選呢……兩方面責任吧,總覺得導演甚麼事都帶個先入為主的立場,別人有錯但也能反思下自己的……」

  當然,大部份公眾人物都會選擇完全無視這種歪理,但我想,我們從公眾裏得到這麼多,是不是該花點力氣和心神,去做一些正常邏輯的公民教育呢?結果,我在這個停拍的晚上,可真一點都沒閒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董映颉

  从李嘉诚撤资开始,到随后的王石、潘石屹[微博]出售旗下股份和项目,再到各地楼市投资客传出的集中抛售,以及10月份各种房地产相关数据的反转,直至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释放的增加土地供应信号,这一连串的事实片段放在一起,似乎不再是那个“狼来了”的故事。

  “目前,一线土地市场明显过热,各地地王频出,这给后市带来潜在风险。”国泰君安一位房地产分析师称。

  如今,这样的市场热度有望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得到降温。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出,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房地产业内人士一直认为,如果这一设计能够有力实施,土地供应能够有效增加,那么,“地价推高房价”的魔咒就有望得到破解。

  对此,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则有着更为直接的判断:改革将加快房地产泡沫破裂。

  中金公司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过去十多年房地产价格快速上升的经济社会基础是地方政府土地供应垄断,财税扭曲,金融压抑,社会保障不平衡带来的收入差距扩大和储蓄率上升,以及货币信用支持投资扩张的增长模式。

  而此次结构改革正是针对这些扭曲因素,所以改革的推进深化将消除过去十多年房价快速上涨的经济基础。

  不过,各方对于改革的深度和广度无疑仍然处于理想状态,房地产的市场化改革能否撼动已经居高不下的房价,仍要考验本届政府的执政能力和决心。

  楼市的信号

  “最近我们收到的房源挂牌信息明显比前一段时间要多,”北京海淀区学院路一房屋中介门店经理告诉记者,“不少房主都抱着先挂一个价格试试看的心态,急售的情况不是很多。”

  事实上,从10月中旬开始,北京二手房市场就开始传出抛售的消息。一些地产从业人士开始建议业主抛售二手大户型;一些多套房业主纷纷将名下三四套房产出售,然后一步到位换到地段、学区以及户型等良好的小区中。

  更为重要的是,某中介机构负责人对记者透露,由于中央坚决反腐的决心和中央领导财产公示所释放的官员财产公示工作“玩真的”信号,使得很多官员身份的房主加快卖房,在这次抛售的房源当中,位置好和户型大的改善性房源居多,可以很大程度上吸收市场上改善性购房者买新房的需求。

  另一个有意思的信号是,记者调查发现,之前炒得火热的亦庄某改善性楼盘,出现了蓄客不足的问题。亦庄某知名楼盘,原计划11月底开盘,但是在11月上旬的时候,实际蓄客量仍然很差。由于位置较差,以及亦庄的刚需、改需求被融创枫丹壹号开盘吸收,亦庄炒得火热的楼盘,11月份普遍没了声音。

  “现在市区出现了很多性价比高的二手房源,对这些郊区项目的购房需求造成了虹吸效应。”上述中介负责人表示,接下来的2个月内,市区房源继续增加,房价会下降,会对郊区的新盘带来致命影响。

  除了北京之外,深圳、上海、杭州、重庆等地都出现了投资客集中出售房源的现象。据记者在深圳多个中介了解到的信息,大投资客从8、9月开始纷纷抛盘,高位减持降低资产风险,深圳缇香名苑十多套四十余平方米小户型被房主一次性抛出。

  而与这类抛售信息相对的是,购房者的购房热情却渐渐降温。由于今年以来房价涨幅过大、银行房贷收紧,加之近期北京、深圳、上海等多地政府均出台调控措施控制房价等多种因素的出现,使购房成本有所增加,购房者观望情绪油然而生。

  “楼市正在酝酿明显的过剩危机,从全国成交看,涨幅已经放缓,需求在高价下逐渐萎缩。”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总监张大伟表示。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1-10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9593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1.8%,增速比1-9月份回落1.5个百分点。

  从库存的角度看,10月末,全国商品房待售面积45361万平方米,比9月末增加726万平方米。其中,住宅待售面积增加448万平方米。

  而针对房地产景气指数下滑,张大伟表示,该迹象表明楼市已经存在比较大的风险,后市调整的预期越来越强烈。

  “京沪深等一线城市最近都出台了各城市的调控细则,很可能会冰封2013年四季度市场,但因为在供应方面没有有力措施,未来市场走势依然很难出现改变。”张大伟指出,“三中全会已经释放出增加土地供应、加快房源供给等方面的政策信号,这些政策可能会影响到2014年乃至2015年市场的发展方向。”

  房企开始撤退

  而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市场层面反映出的供需变化与政策层面释放出的改革信号,使得房企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局面。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全文并未提及房地产,房企却从公报的字里行间触及市场化改革的深意。

  “从公报中,我们可以看出,对于房地产市场来说未来市场的作用会更加受到重视,而平抑房价的任务则通过增加土地供给来解决。”北京一家大型品牌房企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未来楼市的供应结构是低端有保障、中端有支持、高端有市场的三元供应体系,所以未来房企的业务模式也将更加多元化。”上述北京大型品牌房企负责人表示。

  与此同时,记者发现,目前已经有一部分开发商有意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中高端市场。而这也意味着,未来满足普通购房者自住需求的住宅价格将有望被拉低。

  此外,对市场走势敏感的开发商也已经开始寻找自己的退路,从国内市场中抽身。

  这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当属李嘉诚。从今年8月份开始,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以及和记黄埔便相继抛售上海陆家嘴(18.02, 0.35, 1.98%)东方汇经中心OFC写字楼和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和停车场。

  中房信市场研究部总监薛建雄称,李嘉诚是跨越周期投资的高手,选择在现在的时间点退出,潜藏的信号说明他或许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进入高风险区间。

  很明显,地产大佬王石也从李嘉诚的动作中有所感悟。“精明的李嘉诚先生在卖北京、上海的物业,这是一个信号,小心了!”王石在7.3万元/平方米的农展馆地王诞生时评论道。

  当然,不仅只是提醒,万科近日被曝出抛售旗下杭州公司部分地产股权达30亿元。据专家分析,此举意味着万科资金退出房地产已经开始行动,是受李嘉诚的启发,抛售房产准备过冬。

  此外,近日有媒体称,SOHO中国正为上海三个项目寻找买家,其中包括虹口区的两个商业项目以及静安区的一个商住两用复合设施。

  不过,在众多业内分析人士眼中,当下楼市高温的始作俑者仍然是日益推高的地价。对于国内房地产市场而言,“地价推高房价”仍然是难以破解的魔咒。

  “2002年以来中国的房价一路上涨,主要是由于中国经济,尤其是土地制度中存在一些根本的体制性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陶然说。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出,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这与十七届三中会提出的“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有所区别。

  “目前,一线土地市场明显过热,各地地王频出,这给后市带来不小的潜在风险。”国泰君安一位房地产分析师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土地市场方面释放的改革信号有望通过土地流转扩大土地供应来降温。

  “失去对土地资源的控制权,地方政府要安排项目就会变得很困难,土地流转之后,地方政府的土地收入会大幅降低,所以管理模式和利益调整都存在非常大的困难。”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如是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