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计算机行业还能火几年?-墙外楼

  Summer Clover

  大概就想表达三个意思。

  三者重要性依次递增。

  一是,“计算机行业”严格来讲应当是指制造、销售计算机的行业。

  以电为例是最极好的。

  电力化是人类技术水平的巨大进步。你想到的,想不到的,几乎各行各业的效率都被电气化带来了巨大的提高。当电力变成一种基础设施后,这个世界越发离不开电,但是,电力行业却不再是当年那个最火热的行业,也不再能给这个行业的雇员数倍于平均值的高薪水。

  是的,微软、谷歌真的用了很多电,但我们不会再觉得微软、谷歌是电力行业的巨头。

  题主指的计算机行业的热潮其实也渐渐以计算机为起点迁移开来了。

  热潮最初是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然后是仙童半导体,因特尔,然后惠普,IBM,然后微软,然后谷歌,然后脸谱。“计算机行业”最酷的公司从物理学家变成了哈佛的辍学生,从关注领域晶体管、半导体变成了社交网络。从微软开始,这条产业线上的王者就不算名副其实的“计算机行业”了。

  二是,说这个行业能一直火下去的人虽然不一定年轻但还是太年轻了。

  一个行业火不火的关键是什么?

  是重要性吗?

  从来不是。

  三十年前的中国,在油粮站有个饭碗是让人艳羡的工作。

  三百年前的中国,贩盐是无本万利的关系国家“核心利益”的行业。

  但现在都不是了。

  尽管盐、油和粮依然有无可替代的重要性,但都不再是什么珍贵的资源了。

  它们的作用变成一种廉价普及的基础服务。它们不再是被少部分人因为垄断资源或技术壁垒控制的珍稀资源了。

  最开始,电力作为一种新兴技术是被少部分人掌握的技术资源。

  这些人开的公司都叫电气公司。

  后来电本身不再重要,重要的变成了以电为基础的衍生技术。

  电气公司变成了,发电站(真正的电力公司)、照明公司、电话电报公司等等。

  “计算机行业”也一样。依赖计算机、软件、互联网的行业会越来越多,

  我们能想到的每一样物品都可以通电,我们能想到的每一样物品也能连接计算和网络。

  但是它们会在计算和网络构成基础设施后演化成新的行业。以计算和网络为基础的衍生技术的新行业。

  技术产业的兴亡衰替是亘古不变的规律。

  妄图坐在浪头就不下的人都在做春秋大梦。

  三是,这个行业虽然不会一直火下去,但计算机科学会在相当长(超过我们有生之年的长度里)都是一个极好的专业。

  因为计算机科学正在变成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核心学科。

  人类历史上其实有很多学科都名噪一时,但是能像数学、物理学一样保持长久的生命力、能吸引一代又一代最杰出的头脑的学科实在凤毛麟角。

  尽管历史还很短,但我相信计算机科学会加入数学物理的俱乐部,吸引一代又一代杰出的年轻人。

  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大约自牛顿时代开始起分道扬镳。近代科学体系逐渐建立,物理学成为基础科学的内核和新技术的理论基础。在这个时间点上,有非常多的物理背景学生在进入化学、生物领域后有出色贡献;反之则不然,化学、生物背景的学生进入物理领域很困难。从历史来看,物理学的边界在不断拓展,在吞噬化学、生物学的知识边界。在技术更新的时候,也是物理学家在研究热功当量、内燃机原理(后来交给了新学科 Mechanical Engineering 的人),物理学家在研究晶体管(后来交给了新学科 Electrical Engineering 的人),物理学作为基础科学的核心学科也一直站在技术创新的最前沿。

  我观测到计算机科学已经开始发挥着类似的作用了。

  计算机科学背景的学生可以进入很多领域,在无论是化学、生物、医药等基层科学还是软件、机械、航空航天等工程科学都有特别的竞争力。计算机科学的知识体系都是有价值可移植的。我见过很多计算机科学背景的科学家在进入其他领域也有突出的表现。我简单罗列一下,计算神经学、计算生物学、化学模拟、材料模拟、药物模拟等等等等。

  甚至在物理领域,计算机科学背景的科学家也显示出特别的竞争力。(当然,从物理进入计算机科学的人也不遑多让,比如姚期智,物理学本科博士,再进入计算机科学领域拿到博士学位,最后获得图灵奖。)如果有一天,一位计算机科学背景出身的科学家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我不会觉得很奇怪。

  而且,计算机科学也会像物理学一样,站在技术的最前沿,贡献基础理论(比如计算方法、机器学习),也贡献技术发明。我相信在计算机视觉、人机交互等领域成熟之后,部分比较独立的领域也会脱出计算机科学冠以某种 Engineering 的名字,比如 Intelligence Engineering。就像曾经脱出物理的那些 Engineering。

  物理学 / 计算机科学与数学的关系也很类似,它们原本都与数学是一体的,它们都在依靠数学模型解决各种基础的问题。这两个学科极具竞争力的知识体系都很方便进入基础科学和工程科学。当然,也都容易进入金融领域。你可以想一想金融领域有多少数学、物理学、计算机科学背景的人。

  所有把计算机科学读成怎么写软件的人,只把计算机科学当成普通的热门专业的人,那你们就错了。计算机科学和曾经热过的生物或通讯都很不一样。

  你们误解了计算机科学真正的优雅和力量。

  是的,大多数读 CS 的同学都进入软件工程行业了,但这是历史进程的问题。这不是说计算机科学就是教会学生写软件码代码。现在还是 Software Engineering 的浪潮罢了。而浪潮必将落下。

  但计算机科学是可以造起新浪潮的学科,这不 AI-Driven 的时代正在来临。后面?当然还会有机会的。;)

  所以说,真正能历久弥新、坚如磐石的是计算机科学,而不是“计算机行业”(更不是写 app 写网站的码农)。

  它能完成时代浪潮赋予的使命,也有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生命力。

  一点看法,谢谢大家阅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导语:3月1日是Nintendo Switch发售的前夜,也是《Syrian Warfare》的绝命时刻。这天,一家俄罗斯的小游戏工作室Cats Who Play在Steam上发出了愤怒的声音,抗议他们的RTS游戏《Syrian Warfare》被下架。在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Steam上,他们的声音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8cba54473cf8f42693cded350b6a8dda-png8cba54473cf8f42693cded350b6a8dda-png

  并非游戏:一场正在进行时的战争

  顾名思义,《Syrian Warfare》是一部描述叙利亚战争的RTS游戏。从2011年开始,叙利亚成为了利比亚之后又一个全面动荡的国家,国内的势力纷争从最开始的巴沙尔·阿萨德的政府军与反政府力量之间的角逐,到快速崛起的伊斯兰国(ISIS),再到库尔德部族武装、真主党武装势力以及各路小型的割据势力,这片古老的土地飞快地淹没在战火的血腥漩涡中。大马士革、阿勒颇,这些在历史上熠熠生辉的城市,如今已经成为大国政治的角斗场和人民的修罗场。

  Cats Who Play的这款《Syrian Warfare》就是站在巴沙尔政府军的视角,描述政府军与ISIS对抗,保护平民并收复失地的过程。虽然游戏中并未直接提及参战势力背后的支持者,但在游戏中,玩家的对手完全不是想象中散兵游勇的反政府武装,而是有钱有枪、轻重火力齐备的准正规军。与之相反,政府军则需要从风雨飘摇的逆境中开始,用有限的兵力一步步地反攻。

  596c2436eb1ead2e8b8159c751865a2e596c2436eb1ead2e8b8159c751865a2e

  在实际的战争背景中,抛开前期的攻防得失不谈,叙利亚战争的整体形势转变,是从2015年俄罗斯派遣空军与地面部队正式进入叙利亚开始的。本来已经丢失了70%国土的叙利亚政府军在强有力的支援下,从原来的节节败退转入相持,再到战略反攻并取得胜利,只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这充分展现了专业的战争机器与代理人打仗之间的区别。在游戏中,俄罗斯武装力量也扮演了十分重要的正面角色。

  特殊的题材与特别的游戏性

  与财大气粗的大厂不同,《Syrian Warfare》处处显示出小工作室的简陋寒酸:开篇动画居然是用实际的电视新闻剪辑而成,内容是西方国家对巴沙尔政府的指责与叙利亚战场的现状,以及疲惫的旁白,虽然对游戏的整体凝重气氛起到了一定的烘托作用,但是也体现出了一个“穷”字;画面质量与单位建模只能说是一般;简陋的UI、单调的BGM和较少的兵种单位也可能会让玩惯了豪华配置的RTS玩家感到一些不适应。

  562ea5f386058106f7de839a5640708e-png562ea5f386058106f7de839a5640708e-png

  在游戏中,占领、钳制与输送是重要的内容

  不过,从游戏性上来评价的话,《Syrian Warfare》还是吸收了很多经典RTS的要素,比如《战争游戏》中的载具加油机制,《英雄连》中的拾取武器设定,还有《近距离作战》、《突袭》等等,颇有一些2000年左右即时战略游戏百花齐放时的中古遗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Syrian Warfare》中,引用了大量真实叙利亚战争中存在的战斗经历与要素。由于战争本身围绕着对重点城市的争夺展开,因此城市战与巷战就成为了游戏中的核心场景。俄国人对巷战有着椎心泣血的记忆,从斯大林格勒到格罗兹尼,再到阿勒颇,这些鲜血与混凝土堆积的经验,让他们对巷战有着独到的理解。在游戏中,建筑物的强度决定它是否值得坚守,或需要果断放弃,而步兵配合装甲单位在游戏中的机动战术,以及远程火炮的覆盖程度,将影响到自己在对方火力下的暴露状态,并决定战役最后的结局。

  bbcd39539979e6b452051ffcce906081bbcd39539979e6b452051ffcce906081

  相对简陋的UI与显然下了心思的战场设计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作战单位的种类较少(大概是因为缺少制作经费),但游戏仍然忠实于战争背景,使用了一些极具中东战场特色的武器,比如反坦克皮卡、单兵防空单位(毒刺),还有大名鼎鼎的民用汽车炸弹和自爆卡车等等。在巷战中,大威力自爆卡车的一次袭击就足以摧毁中等强度的建筑物,范围之内的有生力量也会全灭,只要被敌人实施一次突击就会让玩家刻骨铭心。

  b464156b504b767de8acc4d6ae999c6e-pngb464156b504b767de8acc4d6ae999c6e-png

  在Steam讨论区的遗迹中,仍旧是好评占据绝大多数,也包括中国玩家

  总体而言,在游戏被下架之前,Steam上的总体评价集中在好评方面。不同国家的玩家除了对游戏性的赞美之外,也充满了对选择这个敏感题材的敬意。

  《Syrian Warfare》究竟为什么被下架?

  我们无从得知Steam将《Syrian Warfare》下架的具体原因,但Cats who play在《Syrian Warfare》的声明中表示:被下架的理由是“alleged copyright infringement”(涉嫌侵犯版权)。在10个工作日后,制作组将得到最终结果——重新上架,或永远在Steam上消失。对于这种可能,Cats who play的回答是:We’re prepared to defend our honour and dignity in court.

  蹊跷的是,《Syrian Warfare》登上青睐之光是在2016年5月18日,从那时起长达7个月的时间中,有大量的玩家购买并游玩了这款游戏的Alpha版本和后期的Beta Test版本,期间并无基于商业立场的举报和投诉,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款游戏中的哪些部分形成了商业上的侵权行为。

  ac971ce597efa4cf63845111bceef99b-pngac971ce597efa4cf63845111bceef99b-png

  有关游戏意识形态的争论其实早就开始了

  不过,在 《Syrian Warfare》的游戏讨论区中,无关游戏本身的争论一直存在,比如“如果我向平民投掷凝固汽油弹,会获得怎样的成就?”,或是“哦天啊,为了上帝之爱,请干掉这个游戏吧”。讨论区中占据半壁江山的俄语发言,与英语玩家帖子中连篇累牍的互嘲、Troll,无不表明:有关这款游戏的争执,其根本原因并不在于游戏素质如何,而在于它所秉承的政治立场。

  b4dc5fd1d03ba6dae08d7d6b9d648c6e-pngb4dc5fd1d03ba6dae08d7d6b9d648c6e-png

  众所周知,中东乱象起于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埃及、突尼斯、也门、利比亚都在战乱中成为了大国角力场中的鱼肉,而叙利亚不过是这一串波折中较为靠后的受害者罢了。一系列进程已经表明,一旦由欧盟主导的“禁飞区”被划定,反政府武装就会获得不知从何而来的大量资助,要钱有钱,要枪有枪,而原政权在内有强兵压境、外无国际支援的情况下,随着统治区域的缩小和战争资源的逐渐匮乏,崩溃只在朝夕。在此之后,原本和平安定的国内局势,就将被连天的战火与分崩离析的区块军事自治所代替,政治人物也如同走马灯般你方唱罢我登场,其中大部分人都是以各种“独裁”的名义谢幕。

  “你为什么进监狱?”

  “我支持穆尔西。”

  “我反对穆尔西。”

  “我就是穆尔西。”

  ——埃及隶属“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总统从上台到下台的闹剧

  28a2c5809be450e0312b71ff5b852d1628a2c5809be450e0312b71ff5b852d16

  2013年,埃及开罗,群情激昂的反政府人群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经过5年审判,原本被认定为“血腥镇压埃及革命”的政治强人,统治埃及30年的前总统穆巴拉克却洗脱了所有罪名,被宣判为无罪。但今天的埃及,已经无法再回到动乱前的平静富饶,而是一直在动乱中徘徊。

  叙利亚战争与ISIS

  当同样的戏码在叙利亚再次上演时,一切都不足为奇。一开始以推翻阿萨德家族、争取自由为名的群众运动,在1年之后就演变为蔓延全国的大规模内战。在此期间,异军突起的ISIS(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叙利亚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更是以极端政教合一恐怖组织的姿态,公然宣称建国。

  2013年以来,对欧洲国家的一系列恐怖攻击,包括巴黎暴恐案、《查理周刊》恐怖袭击等赫赫有名的屠杀,都被记在ISIS名下。全盛时期,ISIS将几十个地方割据武装或收编或剿灭,还公然斩杀英国、法国、日本等多国人质,一度将Youtube变成了花样处刑的恐吓场所和扩招兵员的宣传阵地。

  8e6b0037fb4b3f95ddf6b5c5c96ad9c7凤凰彩票网站8e6b0037fb4b3f95ddf6b5c5c96ad9c7凤凰彩票官网

  要说清ISIS的来头,需要连篇累牍地讲上很久,但叙利亚战争中公开的秘密是:沙特和土耳其为ISIS输送了大量的资源与金钱。即使在叙利亚——伊拉克战线全面收缩的阶段,ISIS至少还保存有3条以上通往土耳其的安全通道,他们可以通过这些通道征召和训练新兵、运送伤员,以及贩卖石油和人口。

  2014年,美国针对ISIS,组建了包括北约国家和阿拉伯国家联盟在内的54国部队进行联合攻击——但直到2015年俄罗斯正式下场之前都收效甚微。

  665a59b196e6d19bdcad96c6812f69b4665a59b196e6d19bdcad96c6812f69b4

  ……

  而在《Syrian Warfare》中,扮演“叙利亚拯救者”的主角恰恰就是俄罗斯人:无论是在游戏主题画面中的T90s,还是掠过战区上空的Su24,以及分发食品和生活用品的俄国士兵,都彰显着这个游戏的特征——粗暴的暴力美学,将承担起保护西方视角中“邪恶阿萨德政权”的使命。

  eddcb76f2d347e6cc14f6eebfe08fb4deddcb76f2d347e6cc14f6eebfe08fb4d

  用于优势战场中的Su24战斗轰炸机,地面部队的杀手

  Wargamer:在叙利亚内战中,有数以千计的平民在交火中失去了生命。你们打算在游戏中重现这些平民的遭遇吗?是什么促使你们做出这样的决定?

  Dmitry Babkin:在游戏中,有一个大马士革郊区的任务:在经年累月交战的地区,仍然有平民在废墟中生存着,玩家必须去拯救他们并将他们撤出前沿。这病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你会发现人体炸弹,还有一些平民会被武装分子挟持。

  我们为什么要把平民做进这个游戏里?这是因为我们试图去表现现代战争的各个方面,也如同之前提到的心理方面的内容。如果你面对的不是彻底的城市废墟,而是里面还居住着人的建筑物,你就不能无限制地使用重火力和空中支援,你在做决定之前必须深思熟虑。这就是玩家遭遇的道德困境,我们不会让玩家在这种境遇中感到轻松。

  是的,许多游戏在故意避免这个问题,仿佛我们是在空无一人的城市里展开行动,这给人造成了战争是简单与光荣的错觉。而我们会从另一个角度去描绘战争。

  ——2017年2月28日,《Wargamer》对Cats who play的访谈

  31c39ba0da9745c9e8eeb4f3924b94b4-png31c39ba0da9745c9e8eeb4f3924b94b4-png

  RTS游戏中比较罕见的撤退任务成就

  在现实的叙利亚战争中,各方都在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战火硝烟尚未平息,我们可能无法给予一个定论——但在英语世界里,当所有民众都已习惯于“阿萨德第19次炸毁阿勒颇最后一家医院”时,是非曲直似乎就如同真理一般无需辩驳。

  有声的战争与无声的战争

  小布什:我要干掉三十万伊拉克人和一个修鞋的。

  民众:你为什么要干掉那个修鞋的?

  小布什:我就说嘛,根本就没人在乎伊拉克人。

  除了直接的热战之外,另一场声势浩大——或者说几乎是一面倒的“叙利亚战争”正发生在全世界的媒体上。和以美国媒体为代表的跨国媒体集团比起来,叙利亚政府方面几乎完全没有有效的发声渠道。当阿萨德一次又一次地被塑造为暴君、屠夫、独裁者和刽子手时,叙利亚的民众现状无人关注。是的,我们可以在CNN和BBC的宣传中看到被塑造为英雄的“白头盔”,并且有关他们的纪录片拿到了2017奥斯卡的最佳纪录片大奖——但是更值得玩味的是,他们连进入美国境内领奖的资格都没有。

  48ddda0c265380b3e40b9eebe7f50aeb48ddda0c265380b3e40b9eebe7f50aeb

  Netflix出品的奥斯卡纪录片

  afc9ec0f9781de6ab458a41e7974b832afc9ec0f9781de6ab458a41e7974b832

  1e7214ac3c8899f3d8962bc3fb11ac901e7214ac3c8899f3d8962bc3fb11ac90

  传媒的霸权是更大的霸权,它能超越国界、跨越洲际,直达电波与互联网覆盖的每个角落。这种文化意义上的压制和垄断比任何战争都要来得隐晦,却无处不在。当每个人在意识形态的营造与引导下,都以反抗一个臆想中的随时看着你的“老大哥”为荣时,却意识不到真正地无处不在地看着人们的究竟是谁。

  作为文化载体,游戏也是同样。有鉴于此,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于《使命召唤》或《荣誉勋章》中无处不在的美国国旗,习惯于《国土防线》或《战地4》中奇特的单机剧情,习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世界,相信人们必将被爱、勇气以及来自西方的军靴所拯救。

  aed3e2639a39c9dc523bc7f260e2626caed3e2639a39c9dc523bc7f260e2626c

  傅:总统先生,今年夏天我们看到了一张令很多人心碎的照片,一名年幼的叙利亚男童的遗体在希腊海滩被发现。你看过这张照片吗?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呢?目前难民危机是欧洲国家面临的一大难题,有些人认为叙利亚政府需要负首要责任。对此你怎么看?

  阿萨德总统:我看过那张照片,事实上我们看过太多其他照片。仅凭一张照片无法反映危机全貌。我们每天都面临着恐怖分子的血腥屠杀,每天都很悲伤。那张照片其实是被西方用来做政治宣传的,而且很不幸,是以一种很恶劣的方式。为什么这么说呢,难民离开叙利亚,背后有两大原因:一部分人是为了躲避恐怖分子的严重威胁,不得不背井离乡。他们有些逃到了政府控制的区域,有些则逃往国外;另一部分人离开不是因为受到恐怖主义的影响,而是因为西方国家对叙利亚实施的禁运影响到了日常生活,包括教育和受影响最严重的医疗业,以及基本的日常生活。当西方国家利用那张照片进行政治宣传、表现出同情叙利亚人民的时候,他们却一如既往地采取双重标准,一只手给叙利亚人民送来食物,另一只手却送来炸弹。这就是现实,因为他们支持恐怖分子。难民们、这个男童、还有其他的孩子们受苦受难、失去生命,恰恰就是因为西方在全世界、在我们地区,特别是在叙利亚境内实行的政策。

  ——2015年11月9日,凤凰卫视采访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Syrian Warfare》何去何从?可能无人关心

  诛心而论,当《Syrian Warfare》中俄罗斯人不合时宜地扮演了英雄与拯救者时,它被下架的命运或许早已注定。有无数方式方法可以让想要发声的人们缄口不言,或让世界充耳不闻。从法国人将一战中法军徒手冲锋的方法移植到电影《兵临城下》开始,描述二战中的苏联形象的,除了督战队的机枪和面目扭曲的政委之外,似乎再没有留下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东西——红色帝国的尸体已经被消化殆尽的今天,国力衰退的俄罗斯只能保住家门,却无法再在文化阵地上赢得更多的尊敬。

  4432eeec341c982fd410a06c42c18e2a4432eeec341c982fd410a06c42c18e2a

  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婊子。但在此之前,这个打扮历史的人需要在弱肉强食的斗争中赢得胜利——或暂时的胜利。舆论的阵地总会有人占领,至于占领者是谁,只能由力量决定。也正因此,当《Syrian Warfare》在Steam上消失时,那些喜欢这款RTS游戏的人们,最大的希望并非申诉成功,而是让它在GOG(Good Old Games)上重新面对全球的玩家。

  讽刺的是,这个时候反而只有“免安装绿色版”才是唯一能够体验这款游戏的方法。至于《Syrian Warfare》能否在GOG上复活?大概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些真正关心RTS游戏和叙利亚战争的人们之外,并没有人在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